“麻將館禁令”惹爭議后:玉山刪通告改措辭,多地仍堅持取締

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實習生 于洋 段昱

2019-10-21 19:56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江西上饒、宜春、撫州等市轄區內不少地方公安部門近日發布通告,要求營業性麻將館、棋牌室等場所自行關閉、撤銷,引發爭議。
有不少網友為此叫好,但也有一些聲音認為“一刀切”的取締不妥。
澎湃新聞(www.spotoe.icu)注意到,10月21日,曾在官方微信號發布“麻將館禁令”的上饒市玉山縣公安局刪除了原通告,并于當天下午重新發布,將措辭修改為:“10月25日前,在棋牌室、茶樓、賓館、居民樓、店鋪、出租屋等場所擺放麻將機,提供紙牌、麻將、骰子等工具用于賭博的,經營者和責任人必須立即關停、整改。”
面對爭議,也有公安部門堅持“麻將館禁令”。
21日下午,宜春市公安局袁州分局、宜春市上高縣公安局治安大隊相關工作人員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,本次取締行為針對所有營業性麻將館、茶樓麻將室和賓館麻將房,并未“越權”。有工作人員解釋,營業性麻將館影響到社會治安秩序,不僅僅有賭博的問題,還存在擾民、引發家庭糾紛等問題。
對此,有律師表示,對于開設賭場或賭博的,公安部門可以治安處罰或刑事立案,但是取締經營主體的權力在市場管理部門,公安部門“不能越位”。此外,如未經調查就認為轄區內營業性棋牌室、麻將館都涉及賭博行為,將不符合“無罪推定”原則。
上饒玉山縣修改通告:涉賭的必須關停
10月20日,江西上饒玉山縣公安局官方微信發布《關于依法取締營業性棋牌室、麻將館、賓館麻將房等的通告》稱:22日前,全縣范圍內,營業性麻將館自行關閉;茶樓、賓館的麻將室(房)自行撤銷;在店鋪、居民樓、出租房等場所擺放麻將機,提供紙牌、麻將、骰子等工具用于賭博的自行停止。
澎湃新聞注意到,江西上饒、宜春、撫州等市轄區內近期均有類似“禁令”,將營業性麻將館等場所納入取締對象。
此事經媒體報道后,引發爭議。10月21日上午,玉山縣公安局官方微信原有通告被刪除,當天下午,其重新發布了一則《關于對利用棋牌室等場所實施賭博違法犯罪開展集中整治的通告》。
玉山縣公安局宣教科工作人員接受媒體采訪時承認,原通告內容“措辭存在一定瑕疵”。相較于原通告,新發通告的主要變化在于,文中不再提“營業性麻將館自行關閉”等內容,而是將措辭修改為:“10月25日前,在棋牌室、茶樓、賓館、居民樓、店鋪、出租屋等場所擺放麻將機,提供紙牌、麻將、骰子等工具用于賭博的,經營者和責任人必須立即關停、整改。”
律師周銘告訴澎湃新聞,這一變動,將“關停、整改”對象由所有的“營業性麻將館、棋牌室等場所”改為了“提供工具用于賭博的場所”。“涉及賭博‘抽水’,或聚眾賭博、開設賭館等行為,或是這次整治的重點。”周銘認為。
有地方回應:取締營業性麻將館“沒有越權”
澎湃新聞注意到,10月21日下午,上饒市廣豐區公安局也發布通告稱,24日起對全區范圍內棋牌室、麻將館等場所賭博行為開展集中整治,加入“麻將館禁令”的行列。
此前曾發布“麻將館禁令”的上饒市信州區、萬年縣及宜春市銅鼓、上高、袁州等地公安部門,目前尚未公開表態是否會修改通告措辭,截至發稿前,相關微信公眾號發布的通告中,營業性麻將館等場所仍是需“取締”對象。
10月21日下午,宜春市公安局袁州分局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,本次取締行為針對所有營業性麻將館、茶樓麻將室和賓館麻將房。前述工作人員稱,營業性麻將館會影響到社會治安秩序,不僅僅是賭博問題,還存在擾民、引發家庭糾紛等問題。
據其介紹,當地10月14日發布通告后,絕大部分麻將館自行關閉,部分未自行關閉的麻將館,分局對其進行取締,15日至17日,袁州分局共行政處罰27人,銷毀、收繳麻將機9臺。前述工作人員介紹,雖不清楚公安部門與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的詳細職責劃分,但是此次行動“肯定未越權”。對于此次行動是否由宜春市公安局統一部署的問題,該名工作人員未做回復。
21日下午,宜春市上高縣公安局治安大隊的一名工作人員則向澎湃新聞介紹,營業性的麻將館是本次活動的主要目標,如果是親戚朋友在自己家中進行的娛樂行為,是不包括在內的。前述工作人員稱,公安機關主要負責治安管理,治理賭博行為是職責所在,因此“沒有越權”。
律師:整治麻將館應符合“無罪推定”原則
律師丁金坤認為,“取締”是行政處罰,一般是指無照經營或者雖然有營業執照但違法經營,“是要相關執法機關調查后依法作出的”。“公安部門發布通告取締營業性麻將館,混淆了執法對象、執法權力。”丁金坤稱,對于開設賭場或賭博的行為,公安部門可以治安處罰或刑事立案,但是取締經營主體的權力屬于市場監管部門,“不能越位”。
律師袁裕來同樣認為,“取締”作為行政處理,是用于沒有經過批準、許可的生產、經營或商業行為的,而“麻將館禁令”中所涉及的麻將館、棋牌室,或屬于經過批準的營業場所,并不適用于“取締”。
袁裕來建議,公安機關需要依法行政,不應該進行“一刀切”的運動式治理;目前的所謂“取締”,顯得沒有依據。
“公安機關可以集中對這些營業性麻將館、棋牌室進行調查,在調查過程中發現賭博等違法行為的,再作為個案進行處罰。在處罰時發現情節嚴重的,公安機關可以建議工商管理部門吊銷其執照。”袁裕來認為,如未經調查就認為轄區內營業性棋牌室、麻將館都涉及賭博行為,這不符合“無罪推定”原則。
“對于取得執照的營業性棋牌室、麻將館,都經過了工商管理部門的層層審批,業主也付出了裝修、租金等成本,不經調查就令其停止營業,不利于行政機關樹立威信。”袁裕來稱。
“并不是所有的麻將館、棋牌室內都存在賭博行為。”律師鄧學平認為,“賭博”這一概念在法律上有清晰界定,不應盲目“擴大”,更不能機械化地解讀,“不少老人退休后喜歡去棋牌室打麻將,有時候帶個十元二十元的彩頭,這不叫賭博,不應該對其取締。”
丁金坤告訴澎湃新聞,關于“賭博麻將”與“娛樂麻將”的界定,主要以數額區分,不少地方規定以200元為界限。比如,《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管理處罰裁量標準》規定,個人賭資在人民幣200元以上的,就屬賭資較大,可予以治安處罰。
鄧學平還表示,對于“麻將館禁令”中遭受損失的合法經營者,可通過兩條途徑維權: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或者向其上級部門申請行政復議。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徐笛
校對:張亮亮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麻將館 通告 取締

相關推薦

評論(405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
熱話題

熱門推薦
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重庆快乐10分第一球万能码